<label id="4nkit"></label>

      <form id="4nkit"></form>

      1. <center id="4nkit"><blockquote id="4nkit"></blockquote></center>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關注

        浙江日報:?浙大研究員千里赴疆,讓果農的致富果再香起來——“香梨女神”樓兵干
        發布日期:2022-08-11 11:50 瀏覽次數: 字體:[ ]

        盛夏酷暑,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庫爾勒市的果園里,樓兵干正仔細察看梨樹,汗水從黝黑的臉上流下,她卻全然不顧。

        樓兵干是浙江大學農業技術推廣中心的研究員。援疆3年里,她戰勝了差點使庫爾勒香梨遭受滅頂之災的枝枯病,讓香梨樹起死回生,被果農們親切地稱作“香梨女神”。

        再過1個多月,一顆顆香梨就將從庫爾勒發往全國300多個城市。這沁人心脾的果香,也凝結著幾十年如一日撲在植物病害防治研究上的樓兵干的無數心血。

        “那里需要我,我要去”

        樓兵干援疆的開端,來得很突然。

        4年前,一通來自國家有關部門的電話找到樓兵干。聽完消息,她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新疆多地香梨樹遭遇不明病害,香梨核心產區庫爾勒市情況更是嚴峻。

        在“瓜果之鄉”新疆,林果業一直是各族群眾增收致富的重要路徑。庫爾勒市的香梨果農就有2萬多戶,香梨收入占當地農民平均收入的三分之一,是不折不扣的“致富果”。

        植物病理學博士出身的樓兵干,主攻生物安全、綠色農業、重要檢疫性病害檢測鑒定及防控技術。在浙江大學執教20多年來,她主講農業植物病理課程。多年來的教學科研實踐與田間地頭緊密結合,樓兵干練就了一雙辨別植物病害的“火眼金睛”。意識到事態嚴重,她掛了電話,第二天就趕到4000公里外的新疆。

        情況確實不容樂觀。“2017年開始,很多果園的梨樹突然得病。”庫爾勒市林草局局長張義智至今還記得,大片梨樹“像被火燒了一樣”。這在新疆庫爾勒香梨1300多年栽培史上,也是第一次發生。到了第二年,全市80%果園的果樹發病,感病株率達47%!

        梨樹到底生了什么病?樓兵干一到新疆就直奔果園,一棵樹一棵樹地察看,很快得出結論——枝枯病。這是梨、蘋果等薔薇科植物的一種毀滅性細菌病害。在國外,有國家已經與此斗爭了200多年。

        幸運的是,出于對學科前瞻性考慮,樓兵干很早就對枝枯病開展研究,并提出了一系列有效的防控措施。于是,她毫無保留地把多年的研究成果分享給了當地果農和技術人員。

        照這勢頭,梨樹本該慢慢康復。不料“救急之行”結束回杭后,她陸續接到新疆果農傳來的信息:“樓教授,這個藥怎么沒有效果啊?”“樓教授,病害面積還在擴大。”……

        她腦海里再次浮現在庫爾勒田間看到的畫面:成片的梨樹死亡,一些果農種了一輩子的梨樹因此被砍,果園變得光禿禿,還有果農直接坐在地上哭泣。這些,深深刺痛著她。 

        這種“痛”,源于她對農業發自內心的熱愛和對職業的敬畏。當她考上原浙江農業大學植物保護系、對專業還懵懂時,大學第一課聆聽了前輩們為國家農業發展鞠躬盡瘁的故事,從此銘刻于心。

        真正感到責任與使命的,是在樓兵干研究生畢業后。當時,浙江的毛豆發生銹病,她負責研究該課題,不僅精準找到病因,還進而解決了因病產生的外貿問題。“學以致用,實實在在地幫農民解決問題,那種快樂是無法言喻的。”她說。

        面對新疆果農的反饋,她困惑又焦急。不久,得知浙江大學將啟動新一輪干部援疆時,樓兵干主動遞交申請,到對口援建的塔里木大學掛職。“那里需要我,我要去!”她下定了決心,要讓新疆香梨重新香起來。

        為了抓住枝枯病防治關鍵時期,2019年3月,樓兵干比計劃報到時間提前兩個月來到新疆,一放下行李就一頭扎進了庫爾勒的香梨園。

        “做研究,要嚴謹負責”

        8月,塔里木大學早已開啟暑假模式。樓兵干沒有回浙江,她像梨樹一樣扎根在了庫爾勒的果園里,一如她初到新疆時一樣。

        為什么有的果園發病特別嚴重?自己的方案明明安全有效可靠,為什么到了新疆就“水土不服”?……最開始,樓兵干急迫地想要尋找答案。

        樓兵干日復一日地跑果園,觀察、總結,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原來,當地打藥受限于拖拉機,樹頂部藥噴不到,還有果農為了省事,藥劑稀釋不均導致效果不佳……問號一個個被打開,對癥下藥就有了方向。

        作為科研工作者,樓兵干明白,要真正治好枝枯病,還需要更嚴謹的科學研究。她和團隊一邊調研,一邊同步啟動枝枯病關鍵防控技術試驗示范及藥劑篩選工作。

        藥劑篩選,是枝枯病防控非常重要的一環。此前,當地也有過嘗試,但在病原菌接種關口就卡住了——這是科學對比試驗的前提和基礎。“我們以前就是‘土八路’,方法不標準也不規范。”當地最早成立的專家技術組成員、巴州沙依東園藝場原技術部負責人覃偉銘,在看到樓兵干只用3天就見效時,覺得“大專家”來了。

        從培養病原菌、給病株使用藥劑,再對比找到有效藥劑……2019年,她帶領團隊先后對50余種藥劑進行了400余組對比試驗。試驗是嚴密的,藥劑的濃度、用藥時間,絲毫差異都可能導致不同結果;同時這過程也是枯燥的,需要不斷重復。

        “樓老師對我們說‘做研究,要嚴謹負責’,我們所做的就是為了找到最有效的防控技術。”團隊骨干成員劉朋飛說,也正因此,在當年成功篩選出5種安全、防治效果好的化學藥劑和關鍵防控時期使用的安全有效、性價比高的最佳3組藥劑組合后,團隊并未停止,至今累計進行了800余組藥劑對比試驗。

        讓社會層面真正對枝枯病的防控認知從不可能變成可能,是基于樓兵干的試驗示范。2019年,她帶隊在哈拉玉宮鄉一塊病情嚴重的果園開展試驗示范。因時差關系,當地人習慣從上午10時開始工作,樓兵干卻總是“超長待機”。“從早上8時到凌晨1時,除了吃飯,不是在果園調研,就是在基地試驗,或在辦公室總結。”劉朋飛說。

        果農眼中的奇跡發生了!這年秋天,示范園里的枝枯病病情得到有效控制,梨樹長勢良好。到了2020年,株發病率從過去的80%多下降到2%。

        找到有效藥劑和方法,樓兵干沒有著急寫論文、報專利,而是第一時間制定技術指導方案。在新疆地方和兵團各級政府的高度重視下,全疆推廣應用。

        正是在一次次的重復和堅持不懈的努力中,2021年,全疆果樹枝枯病發生面積由2018年的63萬畝下降至15萬畝;發病株數從770萬株下降至46萬株,特別是庫爾勒市發病株率大幅下降至0.7%;全疆香梨總產量則從2018年的70萬噸上升到2021年的103萬噸。

        面對這些成績,樓兵干并未將功勞歸功于自己。“如果沒有自治區和兵團各級政府的支持和信任,技術方案很難這么快得到推廣;如果沒有受援單位塔里木大學這個堅實的后盾,我很難這樣全身心地撲在香梨園;如果沒有浙江省援疆指揮部的通力協作,沒有廣大果農的積極配合,技術發揮不了作用。”

        “技術,就要在土地上開花結果”

        枝枯病真的可防可控嗎?這個問題放在幾年前,果農聽了會沉默,但現在,他們會毫不猶豫給出肯定的答案。

        共識的形成并不容易。讓香梨重新成為“致富果”,樓兵干明白,要讓更多人盡快認識這個病害、掌握科學的防控技術措施。

        “我們之前見過一些所謂的‘專家’了。”庫爾勒人和農場場長廖繼明對記者說。人和農場香梨種植面積5000多畝,139戶承包戶全靠香梨樹謀生。香梨樹發病后,陸續也來過不少“專家”。為盡快解決問題,農場還曾拿出40畝梨園,為14個藥劑廠商提供實驗地,結果病沒治好,病死樹越來越多。

        但他們發現這個專家不一樣,“講得全是干貨,推的都是管用的技術。”

        多次被評為浙江省優秀科技特派員,樓兵干知道怎么跟農民交流培訓。“講書本上的話,農民不愛聽。”她說。她這樣向農民講解這個病初花期為什么要打藥:“如果此時不打藥就如同敵軍攻城,城門是大開的,敵軍可以長驅直入,不費一兵一卒就把城攻下。另外病原細菌也要吃飯,花骨朵是甜的,嫩枝是鮮的,細菌最喜歡。”光講還不行,站在田間,她經常拿起修剪刀直接示范。

        “跟著樓老師干,梨樹都活了下來,大家的信心又回來了!”廖繼明自家的100畝果園已掛滿了香梨。按預計的市場價,今年產值超百萬元。

        “樓老師,您一定要來看看你的成果。”得知樓兵干回庫爾勒了,電話那頭,果農許自崗難掩熱情與喜悅。在距離庫爾勒市1小時車程的尉犁縣,許自崗300畝梨園生機盎然,梨樹枝頭綴滿了香梨。“多虧了樓老師。”站在梨樹旁,許自崗發自內心地感謝樓兵干。

        而在3年前,是另一番情形。“那時候別說農民主動打電話,我們到地里去,農民一聽說是專家來了就走得遠遠的。”樓兵干只能帶頭干,逐漸建立起信任。隨著她指導的果園效益逐漸好起來,前來咨詢的果農也越來越多。這幾年,每次培訓會,她都會公開自己的手機號。許自崗聽過一課,記下了號碼。

        今年4月接到求助電話后,樓兵干當天就趕到許自崗的果園,一棵棵梨樹看診、開“處方”、現場示范。枝枯病的可怕在于超強的傳染性,不僅會隨風雨傳播,甚至采蜜的蜜蜂、果農抓過帶有病菌樹枝的手都會成為傳染源。“要在對的時間用對藥”“藥劑要做到二次稀釋”“修剪時手不能碰到發病部位”“剪刀要消毒,病枝不落地要集中燒毀”……如今說起防治關鍵技術和細節,許自崗頭頭是道。在“香梨女神”這里取到了“真經”后,他的梨園今年畝產預計能達2噸,商品率超80%。

        “技術,就要在土地上開花結果。”3年來,樓兵干帶領團隊在南疆和北疆、地方和兵團共建立綜合防控試驗示范園3000余畝,先后在地方和兵團召開60多場培訓會,培訓基層技術員、技術骨干、農民8000余人。第二師鐵門關市29團園14連農戶李震是樓兵干的“鐵粉”。因為學得好,不僅自家梨園管理得好,成了示范戶,還受邀成了講師,幫助更多人增收。

        樓兵干的援疆工作即將到期,與枝枯病的戰斗,也取得了階段性勝利,但她為果農服務的腳步沒有停。采訪期間,記者跟隨樓兵干到果園走訪,發現一家果園的果樹病得不輕。“這是我最擔心的,盡管枝枯病防控總體向好,但總會有個別果園防治技術依然不到位。”樓兵干說,她想在援疆結束前,盡量多走走,把技術帶到更多的百姓家。

        樓兵干和新疆的故事并未結束。在浙江省援疆指揮部的推動下,樓兵干還在為浙江生態援疆的品牌建設以及阿克蘇林果業的提質增效開展相應研究,提供技術儲備和保障。浙江大學南疆創新研究院也正在籌建,作為首批成員,“香梨女神”將以全新身份繼續新疆的故事。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扬州市审计局